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小鸟GRAPH再见对谈

2009/04/14 Tue
  于是还是让月份断了,喷。

  长文,埋。
  本人语言组织能力不太好(笑),这篇东西在adele那里有润色加说明的版本,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去看那个版本~~~
  于是大家看看就好了,请勿转载或引用链接哦^^

------------------------------------------------------------------------------------

远野:因为瞳子桑(安兰)是帮助过我最多的人……
安兰:被邀请来当嘉宾,真是非常感谢。
远野:(笑)。而且觉得两个人单独对谈的机会意外地比较少,所以务必想拜托你来。
安兰:是吗?……不过大概是那样。因为从年月而言,和asuka(远野)配对的时间是很短的呢。
远野:两年左右吧。
安兰:嗯。在第三年的中途就毕业了呢。
远野:但是,都无法想象已经过了两年了……真的好快不是吗?
安兰:嗯,好快。哎呀,因为从大剧场公演来考虑的话一共是四作。
远野:是呀。我作为一个fan来说,还想多看看瞳子桑的主演男役。
安兰:唉呀,已经演得够多了啦(笑)。
远野:(笑)。

远野:我和瞳子桑最初的相遇是在……虽然这只是我擅自定义的相遇啦,是在02年的TCA Special的时候,瞳子桑的谈话实在太有趣了,简直是冲击性的。
安兰:啊啊,和osa(春野寿美礼)以及komu(朝海hikaru)三个人的谈话对吧(笑)。
远野:(笑)。看了那个,以及演唱“花吹雪 恋吹雪”的瞳子桑之后,就成了大fan,和同为瞳子桑fan的同期热情高涨了一番哦(笑)。瞳子桑对于那个时候的我知道得不多吧?
安兰:嗯,大概是的(笑)。因为学年差了很多呢。
远野:是呀。组也完全不同。
安兰:总觉得这个缘分很不可思议呢。
远野:我对于能出演《Copacabana》非常高兴。那种机会很少有的不是嘛。真的演得很开心!
安兰:那个角色感觉也很欢乐呢。
远野:是呀。不过很想看看瞳子桑来演Conchita呢(笑)。
安兰:很浓烈哦~(笑)会把Rico吃得死死的呢。简直会到管家婆的程度。
远野:(笑)。我如果说还想再演一次什么的话,就想演瞳子桑的Rico和Conchita。
安兰:是这样啊。不是我的Conchita和asuka的Rico?
远野:啊,那样也不错(笑)。虽然开始有点偏题了(笑)。
安兰:偏题了呢(笑)。不过两个角色确实都很浓烈,非常有趣。
远野:瞳子桑每换一个角色就会变成完全不同的人呢?
安兰:是这样啊?
远野:嗯。因为我自己也想这样,所以觉得“这真是找到了一个出色的师傅呢!”
安兰: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师傅(笑)。
远野:瞳子桑考虑了Conchita的说法方式什么的,实际把它演给我看,真的很愉快。
安兰:无论是Rico还是Conchita都是越演形象就越涌现出来的那种……虽然我内心在想作为宝塚的娘役应该演到怎样的程度才好,但觉得asuka是那种想尝试各种不同演绎的人,所以就试着说出来了。而且我觉得你也一定明白那道不能让自己演崩的底线。
远野:没有,我自认为已经是豁出去了(笑)。
安兰:因为没有超出娘役的范畴,所以我觉得不要紧。
远野:太好了,守住了这个范畴!(笑)

远野:瞳子桑自从担任主演以来,印象最深的角色是什么?
安兰:唔,是哪个呢……不太会作为主角的Tyrian("El Halcon")之类的吧。
远野:感觉像是“竟然坏到那个地步!”
安兰:嗯。不是把Red,倒是把Tyrian作为主角这一点,从角色上来说非常有趣。不过最有趣的果然还是古拉潘吧("THE SCARLET PIMPERNEL")。
远野:是吗~(笑)。
安兰:简直太有趣了,以前从未这么欢乐过。
远野:很欢乐的样子呢。我在第二幕开始唱“一点点勇气”之前以及间奏的时候,有瞬间瞥见过古拉潘,大爆笑了。
安兰:我大爆笑了?(笑)
远野:是的。感觉真的很开心的样子(笑)。
安兰:总是想着让mayumi桑(nishiki)和chie(柚希)笑而做了很多表演,大概那个时候自己说的东西太搞笑了,自爆了吧(笑)。
远野:(笑)。我也很喜欢Tyrian哦。我演的Gilda也是非常少有的类型的角色,有趣极了。另外,当时的秀相当要命,我记得在排练场上紧张死了(笑)。那个时候,觉得瞳子桑在大家都很紧张的状况下还是很强大,感到十分尊敬。
安兰:没有,我也很紧张啦。
远野:但不还是很冷静么?
安兰:大概吧。啊,所以我即使在舞台上失败了也能够镇定下来呢。
远野:啊啊,我要是在舞台上失败了就真的完结了(笑)。
安兰:会把“失败了!”的表情摆在脸上呢。
远野:(笑)。"Revue Orchis"是这两年间最紧张的公演呢。
安兰:说得没错。我觉得asuka最紧张的演出是"Hays Code"里的踢踏舞。
远野:(笑)。啊,那个也是呢。瞳子桑因为很会跳踢踏舞,所以一脸风凉的表情。
安兰:不是不是,并不是会跳,只是因为有过经验,觉得还好而已。"Hays Code"虽然是我和asuka第一次正儿八经搭档的作品,但那时有种像是了解了之前并不知道的asuka的感觉。
远野:紧张的我(笑)。
安兰:对对(笑)。
远野:我什么都曝露给瞳子桑了呢。

远野:我对于排练的方法什么的,也觉得瞳子桑的做法很好哦。排练的节奏之类的。
安兰:很拖拉吧,我。
远野:是吗?但是会猛地反击过来,让人们吓一大跳(笑)。
安兰:是这样吗?(笑)
远野:每次公演我都会这么想呢。经常和chie说“啊!被抛在后面了!”(笑)。
安兰:我大概是瞬间爆发力的人吧。
远野:那个在舞台排练里发挥出来的瞬间爆发力真的好厉害呢。
安兰:舞台到底还是最能把握得住的呢。
远野:那真不愧是瞳子桑。一般来说,大家去舞台之后,变得无所适从的人会比较多不是嘛。瞳子桑正好反过来。
安兰:那是场数,场数啦。应该说没有那个空间就演不出来还是怎样呢,大概已经太过于习惯那个空间了吧。
远野:这就是star呢(笑)。
安兰:没有啦没有啦,那是因为演了这么长时间了不是嘛?(笑)我在下级生的时候,也完全不知道掌握气氛之类的意思的,现在先不说是否已经掌握了,但是已经能明白那种氛围感了。我觉得auska也已经明白了哦。
远野:我自己没觉得呢(笑)。
安兰:(笑)。
远野:下级生们也经常说,能够看到瞳子桑创造角色的过程,是非常好的学习。
安兰:是吗?我自己可是拼了命呢。有段时期,曾经不想在排练场上让下级生看到自己烦恼的样子和奇怪的地方,现在觉得就把自己本来的样子表现出来就好了。还有,虽然想对别人更加照顾一点,但是随别人去这种习惯从以前就有。说得太多了的话,觉得可能会把个性给抹杀。只是,假如asuka本身有着自己想要演绎的方向性,却朝着不一样的方向前进的时候,我会说的。
远野:对于我的角色,瞳子桑总是不假思索地提出意见,真的是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呢。因为大体上自己一般都是不明白的(笑)。
安兰:大体上都不明白?(笑)
远野:大体上(笑)。老师说过之后我还不明白的地方,瞳子桑说了就能明白了。所以,每回公演真的是得到了很多帮助。几乎可以说,没有瞳子桑就演不出来了,对于角色而言。
安兰:没这回事啦。
远野:我到底还是,怎么说呢,想法太狭隘了吧……
安兰:大家都很狭隘,狭隘(笑)。
远野:不呢,瞳子桑就很广阔。瞳子桑总是为我们打开思路。
安兰:不过,我总是说,旁观者清呢。只是下级生们即使有老师提出的意见以及用自己的方式去充实起来的角色形象,却不知该如何去把它们表现出来。因此我想把那个教给她们,不过真的很难呢。
远野:很难呢。我基本上没什么可以教别人的东西……
安兰:教的那一方自己也能学到东西哦。
远野:是的呀。想起来,我总是拼命集中于自己的事情。
安兰:大概对于创作角色而言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去了解自己饰演的角色以外的角色。即使一个劲儿考虑自己的角色,到头来也只是自己一个人而已。所以,就算去和演对手戏的人对话也是进行不下去的。因为不了解对方角色的性格什么的。但是去观察、理解周围的角色,去考虑“对于这个人自己应该这样”,不光是去压制对方,还要去容纳对方,如果不这样,戏是演不成的。如果从各种角色的视角来看待自己的角色,也能明白自己的角色在这个作品中担当着怎样的任务。这就是我至今为止演了各色作品下来获得的体会吧。好像说了很深奥的话?
远野:很深奥,很深奥。
安兰:(笑)。我觉得大家演着演着就会明白的。
远野:没有,真的学到了很多东西。这一期将会成为下级生们的宝典哦。
安兰:(笑)。

远野:我在这两年间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那是因为瞳子桑的fans非常温柔……经常给我写信,出后台的时候向我打招呼,我非常开心。瞳子桑自不用说,对于瞳子桑周围的人们如果也能在剩下的一个月左右里,通过舞台表演等途径来传达出我的感谢之情就好了。
安兰:很多人说喜欢我和auska的组合呢。能以组合的形式被喜爱也是我的目标,很高兴。
远野:是的,非常幸福。
安兰:如果我和asuka曾在互相完全不承担责任的时候一起渡过过,现在可能会更加不同吧。但是,正因为我们是各自有了彼此的经历之后才相遇的关系,因此才能演出这些作品和角色吧。所以我也很高兴,觉得很幸福。还有,我像发不出声音之类的意外事件感觉比别人都要多,asuka就像妻子似的,什么也不说,总是在我身边帮助我,我对此十分感激……真的太感谢了。
远野:在瞳子桑不在的地方我会心慌呢(笑)。
安兰:(笑)。有asuka在,我能看清自己,从asuka的为人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觉得在这点上也非常好。从宝塚毕业后,大家就要踏上各自的路途了,但我觉得从今往后asuka也一定是我在意的存在。
远野:我也是……充满了去看瞳子桑演出的干劲!
安兰:去看演出……(笑)。要以继续演出为前提吧?
远野:(笑)。我想回归为一个瞳子桑的fan,继续追随瞳子桑。
安兰:我想看看没有了现在宝塚搭档这层关系之后,本名的asuka呢。
远野:我也务必想看看本名的瞳子桑(笑)。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管理人にのみ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